当前位置:首页 >> 读书 >> 正文
父亲的窗花
榆林新闻网 www.xyl.gov.cn 2018-02-14 09:55 来源:陕西日报 作者: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人们对于春节的记忆,是由无数个记忆片段组成的。贺岁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祭祖的香烛青烟袅袅,祝福的话语在老少间传递,红红的对联喜气盈盈……正是这一个个的片段,才组成了春节的很多记忆。
  而我,对春节的记忆点总是聚焦在那几幅花花绿绿的窗花上。
  我对窗花是情有独钟的。我清楚地记得,小时候,只要看见自家的窗户上贴了窗花,就知道要过年了,不用说,又可以放开肚皮吃一顿好饭了,也可以用大人给的压岁钱自主地买想吃的、想用的东西了。长大以后,懂得了些事,我更觉得窗花能为家里渲染一种亲切、和谐的气氛,为春节添几分喜庆、吉祥、幸福的色彩。
  我所有对于窗花的理解正是父亲剪窗花的本意,让家有个年味,有个乐趣。记得那是我上学后的一个春节,我问母亲:“咱家咋不买几张年画贴?”母亲说:“买年画花钱。你大有手艺,自己会剪,贴在窗上蛮好看的,也一样红红火火地过年。”我从母亲的回答中,听出了父母对过年的几分自信和几分辛酸。后来,我知道了父亲剪窗花是不花一分钱的。所用的纸,是他在大街上捡的“标语”边角料,还有就是自己年前卖彩纸剩下的“烂纸”。
  那个年代,父亲每次卖纸都带上我。他各样只拿几张摆在街沿上卖,多的纸放在偏僻的巷子让我看着,等卖完了,再回来取一些。有时会碰见来检查的人,父亲慌忙间难免扯烂纸,这些纸就成了父亲剪窗花的材料。要是让父亲拿整张纸去剪窗花,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那些还能卖钱来补贴家用,他舍不得。
  父亲是个农民,种庄稼的行家里手,一生都与土地打交道。但那双粗糙的大手,剪起窗花来一点也不亚于妇女们的巧手,一幅作品通常几分钟便能完成。画幅不大,其中却蕴藏着丰富的内涵,比如寓意吉祥的“喜鹊闹春”“五福临门”“牡丹富贵”“菊花傲寒”,以及一些龙图、云图,每一个弧度、每一个转角都承载着父亲的心意,让和谐欢乐的年味在尺幅之间汩汩流动。
  窗花贴上之日,也是春节开始之时。窗花成了我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那小小的窗花,似乎要把日常生活中的苦难化为虚无。当亲朋好友来我家,大多数人一眼就能辨认出这是父亲剪的窗花,不是因为他们的眼力好,而是窗花太显眼。
  我结婚的日子正好定在大年三十,父亲给我收拾好新房,母亲给我准备好新被褥,万事俱备,只等新媳妇过门。贴对联、挂红灯是人们在良辰美景中一种不可或缺的装点,在父亲眼里贴窗花也是少不了的景致。这一次,他再没有用“废纸”和“烂纸”剪窗花了,而是用当时最流行的“电光纸”精心地剪出纳吉祝福、喜庆吉祥的画面。然后,他又精心地将这些窗花,亲手贴在房间的窗户上。乡亲们在欢笑声中,称赞着父亲的剪纸手艺。
  父亲剪的窗花,刚贴上就迎来了春天。风吹着彩纸,飞花凌空掠过,一层景色,一番诗情画意。我知道热闹与喜庆,是父亲剪窗花的主旨,亦是他心中恒久的一种文化符号,宛如乡间春天的原野,生生不息。我也知道,浪漫而不无虚荣的记忆,与生活有关,与风霜有关,与感情有关。站在新年的凝结点上,我需要和父亲一样去对待生活、对待风霜、对待情感,这样才好去抚慰岁月。
  父亲离开我已经近三十年了,他用自己喜欢的窗花盈缩天地、吐纳岁月的情怀,一直感动着我。又一个春节来临,年年岁岁花相似,我该去哪里寻找窗花这样一个寄托心愿、承载精神福祉的剪纸呢?

分享到:
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Copyright 2009 www.xyl.gov.cn, All Right Reserved ICP:陕 ICP备05008596
中共榆林市委宣传部|榆林市新闻工作协会|榆林日报|榆林电视台主办
新闻热线:0912-3260005 传真:0912-3230128
投稿信箱:ylxwwz@126.com 投稿QQ:247629337 技术QQ:1654131212